消除分别心,宠辱随风飘(一)

作者:雪漠禅坛 时间:2018-01-14 20:47

原标题:消除分别心,宠辱随风飘(一)

原标题:消除分别心,宠辱随风飘(一)

作者|雪漠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很多人都向往“宠辱不惊”的境界,但很多人认为自己达不到。为什么达不到?

因为,大家心里都有一种对贵的向往,比如我们非常在乎的尊严。尊严是好东西,但好东西同样会束缚人心。当你很在乎尊严时,有人侮辱你,侵犯、干预、否定你的尊严,你就会怒火中烧。生气对自己不好,既对身体不好,也会让自己失态,也可能让你做出不能挽回的事。所以,希望自己有权威、有威信、尊贵、高贵、富贵,都是很正常的心理,甚至有些人提升自己的修养,就是为了得到这些东西,但我们还是强调要破除它。

如何破除它呢?

首先要了解它的本质

贵是什么?贵是地位、权威和敬仰,富仅仅是财富,两者不是同一个东西。就算你得到了财富,也不代表你就变得高贵了。

比如很多煤老板,他们非常富有,但他们没有社会地位;很多屠户也非常有钱,但他们也没有地位。还有那些暴发户,他们也很富有,但他们同样没有社会地位。社会接受他们的挥霍和消费,但并不在乎他们。张飞和关羽在遇到刘备之前,都是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张飞是屠夫,杀猪的,关羽也干苦力。他们的武功再好,也没有地位。那么刘备呢?刘备没钱,但刘备是皇叔,他有地位,有影响力,有号召力,受人尊重。所以,他虽然不富,但他贵。好多人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花很多钱来搞慈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赢得社会的尊重,让自己变得贵。

但事实上,执著贵跟执著身体是一样的,都是大患。在修道之中,它是必须破除的。

我在《无死的金刚心》中写过几个成就者,他们的最后一关都是对“贵”的破除。比如琼波浪觉,他曾是本波的法王,司卡史德就把他卖到神庙,去服侍那些神婢——也就是另一种风尘女子——神庙里还有个叫巴普的人,是个看破红尘放弃王位、专心修道的国王,他的上师卢伊巴让他到神庙里去做仆人,也是为了破除他的贵执。所有曾经拥有很高地位的人,很容易执著贵。为了破除这个贵执,他们的上师会用很多常人不太接受的方式,比如让他们做妓女的仆人,服侍妓女的起居饮食,甚至做皮条客,为妓女们找客人。而卢伊巴自己也曾是国王,他的最后一关也是执著尊贵,就会有净垢分别心,喜欢美食,不喜欢肮脏食物。所以,他专吃别人丢掉不要的鱼肠来对治。当然,他的吃不是一般人的吃,而是安住在空性境界中吃,慢慢地消除自己的净垢分别心,消除自己对贵的执著。这样坚持了十二年,他才证得了大手印究竟成就。他就是把贵和身都当成了生命中的大患,用对待灾祸的心来对待它们。在佛教中,这样的故事非常多。

如果他们不愿破除贵执,能成就吗?不能。这种人是修不了道的。不能忍辱的人都修不了道。因为,只要有人挑战他的“道”,他就会“若惊”,得之若惊,失之若惊,很难入道。他只有破除自己的这种心理障碍,让自己和光同尘,像大地一样,藏污纳垢也没关系,被所有人踩在脚下也没关系,什么都能接受,才可能证得成就。

我经常谈到一个例子。过去,有个批评家总是批评我,在一般人看来,他的有些话甚至是恶意的,但我仍然对他很好,面对他的批评时,我总是心平气和。他就说,雪漠的姿态很好。我告诉他,我不是姿态好,我并不认为你在批评我,也永远不觉得你在侮辱我,你只是说你自己的看法而已,这是老天赋予你的权利。至于他说啥,我听听就好,说我好也罢,说我不好也罢,都很正常。我的小说是一个客观存在,从我写出它的那一天起,它就变成独立于我的一种存在了,不同的人面对它时,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就算他们的感受不好,也很正常。

对我本人,也一直是这样,有人说好,也有人说坏。但我不在乎,我并不觉得自己受辱了。因为我不执著贵,我没有那种希望别人不要欺负我、不要凌辱的想法。有分别心,才会有这种想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49833_226460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