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行使决定权,打赢碧水保卫战更有信心

碧水保卫战,广东在行动。《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大力推进水污染防治的决定(草案)(以下简称“决定”)近日提交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这是去年中央出台《关于健全人大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各级政府重大决策出台前向本级人大报告的实施意见》后,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试水”就单独事项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

“从全国看,广东环境质量,尤其是空气方面比较靠前,但也存在短板,水污染就是突出的一个。”广东省社科院环境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大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广东地处沿海,河流多数处于下游段,受污染累积效应所累,防治很不容易;此外,广东稠密的人口、发达的制造业也对水环境带来了不小挑战。

住建部2016年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广东全省一共有243个城市黑臭水体。放到全国范围,广东水污染的治理任务可谓相当艰巨。

保卫碧水,只争朝夕,时不我待。

《广东省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明确,2020年全省基本消除劣V类水体和地级以上市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保持高标准稳定达标,地表水国考断面水质优良比例达84.5%以上,重污染河流水质明显好转。这样一个目标让人鼓舞,但依靠什么来确保目标的顺利实现?

现在,上述“决定”的出台就是一个响亮的回答:用法律的武器治理污染、以法治的力量保卫碧水,将法治思维贯穿于水污染治理的始终。

谈到水污染治理,“环保局长下河游泳”曾经是一个惹人注目的现象,近年来实施的“河长制”也引起了舆论的热烈讨论。但事实证明,治污需要有建立在强大的监督和制衡权基础之上的连贯招数,必须回到常态化的法治化治理轨道,否则“环保局长下河游泳”就很可能是一个噱头,热闹之后难免故态复萌。即使是被公认为积极有效的河长制,也需要防范如专家所说的光有制度而轻视督促落实的意外情况。

有关专家建议,应该利用执法检查、询问、听汇报等多种监督手段,保障有关制度的实施。细审“决定”不难发现,这一思路在“决定”中有鲜明的呈现。如“决定”强调对水污染防治攻坚战实行最严格的量化刚性考核问责,考核结果作为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奖惩任免的重要依据。“决定”同时对河长制进行了规范,并提出对未认真履职或未如期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河长湖长,造成严重后果或者恶劣影响的,要依法依纪进行问责。

而在突出法治推动方面,“决定”也有着鲜明的特色。污染治理可能牵涉众多部门,如何协调是一个问题,有鉴于此,“决定”对公安、司法、环保等部门在工作中的衔接作出了明确要求,同时提出,要完善生态环境保护领域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制度,提高环境违法成本,维护公共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去年中央出台《关于健全人大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各级政府重大决策出台前向本级人大报告的实施意见》之后,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就单独事项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

一方面,在中央出台意见之后,各地虽然都制定了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规定或办法,但由于相关界定不明、程序未尽清晰,人大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如何从理论层面进入实操阶段,还存有分歧,现在广东迈出实质性探索的步伐,其经验无疑会对今后人大更好地履行职能发挥重要借鉴作用。另一方面,一般认为,人大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主要围绕政府工作报告、财政预算、社会经济发展计划等做决定,内容相对宽泛,而这一次,针对公众关注的一个具体事项单独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充分显示了人大对水污染治理工作的重视。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出台关于大力推进水污染防治的决定,抓住了2018世界杯开户问题的“牛鼻子”,这是有关专家的评价。在人大的强力介入之下,经过各方的努力,有理由相信,广东一定能够打赢碧水保卫战。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ad.bottom}